鐵甲工程機械網> 工程機械資訊 > 行業 > 王一鳴:數字經濟將開啟新一輪經濟周期,成疫后經濟復蘇引擎

王一鳴:數字經濟將開啟新一輪經濟周期,成疫后經濟復蘇引擎

中新經緯客戶端6月22日電 題:《王一鳴:數字經濟將開啟新一輪經濟周期,成疫后經濟復蘇引擎》

作者 王一鳴(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、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)

這次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全球經濟自二戰以來最嚴重的衰退,即便全球疫情在今年7、8月份得到控制,未來的全球經濟走勢仍具有不確定性。從近期國際機構的預測看,今年全球經濟下降幅度很可能要達到6%。但也要看到,人類每一次危機都孕育著新的技術變革和發展機遇。同樣,在這次疫情中,以數字技術為基礎的新產業、新業態、新模式異軍突起,成為對沖經濟下行壓力的“穩定器”,展現出強大的抗沖擊能力和發展韌性。疫情沖擊之下,世界主要國家都更加意識到發展數字經濟的重要性和緊迫性,對信息技術投入和政策支持力度將明顯加大??梢灶A期,數字經濟將開啟新一輪經濟周期,成為后疫情時期經濟復蘇的引擎。

中國應抓住“數字復蘇”的戰略機遇

對中國而言,抓住“數字復蘇”的戰略機遇,推動中國經濟的數字化和智能化轉型,不僅能創造大量的投資機會,有效拓展國內的需求,還將推動技術創新和產業變革,形成更多新的增長點和增長極。所謂“數字復蘇”,就是要利用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物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,推動產業變革,有效拓展生產可能性邊界,突破近年來產業結構服務化帶來的經濟增長結構性減速,為經濟發展拓展新的空間。“數字復蘇”還可以促進經濟轉型,把應對疫情沖擊轉化為推動轉變發展方式、優化經濟結構、轉換增長動力的機會??梢哉f,推動經濟復蘇和新一輪增長周期,必將是數字經濟加速發展的過程。

近年來,中國數字技術發展尤為活躍,向生產生活領域和公共治理領域廣泛滲透,數字經濟異軍突起,在經濟下行中逆勢上揚,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線。中國已成為數字技術投資大國,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自動駕駛等關鍵技術領域的風險投資位居全球前列,孕育了全球三分之一的獨角獸企業,數量僅次于美國,移動支付規模位居全球第一,7家互聯網企業市值躋身全球前20強。疫情期間,線上零售、線上教育、遠程辦公、視頻會議等,豐富了5G應用場景,進一步推動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物聯網、區塊鏈等技術創新與產業化應用,展現出巨大發展潛力,也有效對沖了經濟下行壓力。

后疫情時期,全球經濟必將迎來新一輪創新高潮,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物聯網等,將構建新的產業生態,重新定義全球分工和比較優勢,形成更具創新活力的新一輪經濟周期,并對人類生產生活方式產生廣泛而深刻的影響。

順勢而為,抓住“數字復蘇”的戰略機遇,加大數字技術研發力度,推動產業數字化轉型和創新發展,重建產業鏈競爭力,占領數字經濟時代國際競爭制高點,將為經濟發展培育新優勢,注入新動能。

如何推進“數字復蘇”?

第一,加快制造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。制造業是中國經濟競爭力的核心載體,但總體上,中國制造業數字化智能化仍處在起步階段,落后于發達國家,也落后于服務業。這既有制造業數字化水平低、信息平臺場景化應用不夠等因素,也受到數據感應、傳輸、存儲、加工能力不足等方面的制約。這次疫情對制造業特別是中小企業造成重創,但同時也倒逼數字化智能化轉型步伐。面向未來,應加快產業互聯網發展,推動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“上云用數賦智”,促進從研發設計、生產加工、經營管理到銷售服務等全流程數字化轉型,并將生產過程與金融、物流、交易市場等渠道打通,促進供需精準對接,將會有效促進制造業數字化智能化應用生態的形成。

第二,推進服務業數字化轉型。疫情催生了以無接觸服務為代表的新業態、新模式的發展,推動服務業特別是生活服務業線下場景線上化。服務業數字化轉型步伐明顯加快。今年前5個月,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的情況下,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仍保持較快增長,后疫情時期線下服務會逐步恢復發展,但是線上服務等新業態將延續強勁的增長,已占到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近四分之一。后疫情時期,線下服務將逐步恢復,線上服務等新業態將延續強勁增長勢頭。發揮消費互聯網的領先優勢,針對服務業部門差異性大的特點,建立數據規范和標準,鼓勵不同細分行業數字化轉型,推動從零售、配送和服務等業務流程全鏈條數字化,就會形成推動中國服務業轉型發展的新動力。

第三,推進金融業數字化轉型。近年來,大數據、區塊鏈、人工智能、移動互聯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加速向金融領域滲透,形成了網絡貸款、智能投顧、智能客服等新的業務模式。比如,微眾銀行、網商銀行等面向量大面廣的中小企業,創造了新的服務模式,為金融創新開辟了新路徑。當前,以互聯網企業為代表的新興科技企業積極布局金融科技,并在網絡支付等領域發揮引領和主導作用。同時,傳統金融機構不斷加強金融科技應用,加大研發強度和投資規模,推動數字化轉型。銀行業在中國金融體系中處于主體地位,應抓往機遇,推動銀行借貸、支付清算、理財等業務數字化轉型,從而全方位提高中國金融業數字化水平和經營效率。

第四,推動社會治理數字化轉型。疫情期間,為保障社會的正常運行,智慧城市、交通管理、農產品供應鏈、物流配送、災難預警、應急災備、信息溯源等數字化運用迅速發展。疫情后,可應用這些成果,進一步推動社會治理數字化轉型,加快智慧城市、電子政務和數字政府建設,推動社區管理數字化。比如,上海正在推進的“一網通辦”“一網通管”,就是非常新鮮的案例,對打通政府各部門數據屏障,實現數據開放共享,利用數字技術提升公共服務效率,加快政府職能轉變和流程再造,都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第五,加強新型基礎設施建設。新基建就是服務數字經濟的基礎設施,也包括對傳統設施的數字化改造和升級,比如智能交通、智能電網。新基建與傳統基建相比,除了可以發揮投資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外,還將極大突破產業間相互聯系的時空約束,減少中間環節,降低交易成本,對提高生產效率有更強大的支撐作用,在“數字復蘇”過程中將發揮戰略支撐作用。

短板猶在,建議七方面加強數字經濟發展

當然,我們也要看到,中國數字經濟發展仍面臨短板和挑戰,比如,關鍵核心技術不足,如高端芯片與發達國家差距較大,工業軟件領域還有空白;數字技術在不同產業的應用程度差異也較大,生活性服務業數字化程度較高,而制造業數字化程度較低。加之數據產權缺乏清晰界定、平臺監管能力不足、政府數據開放共享水平還不高等,也是重要制約因素,必須采取更有力的舉措推動數字經濟發展。

第一,制定“數字復蘇”發展戰略。圍繞新型基礎設施建設、關鍵核心技術研發、產業數字化轉型等進行戰略規劃,引導市場主體廣泛參與,形成政府與企業推動數字經濟發展的合力。

第二,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。在傳統基建中,政府是主要投資方,融資渠道比較單一。新基建要吸納市場主體深度參與,推動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,更好對接市場終端需求,提高投資效率和技術先進性。

第三,加強關鍵共性技術攻關。加強研發投入和攻關力度,解決基礎軟件、高端芯片、核心元器件等關鍵核心技術的“卡脖子”問題。同時,在人工智能、機器人、量子計算等新興和前沿領域提前布局。

第四,加快制造業數字化轉型。推進企業的數字化改造,發揮龍頭企業數字化轉型的示范引領作用,帶動產業鏈和中小企業數字化水平提升。

第五,實行包容審慎的監管。監管不僅要關注數字平臺的行為,更需要關注競爭機制是否有效、競爭秩序是否有序。同時,要注重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。

第六,研究解決數據產權的界定問題。對個人數據、政府數據以及商業數據的產權進行分類界定,促進數據安全自由流通,為規范數據交易創造條件。

最后,加強數字化人才培育。通過高等院校調整專業設置,加強職業技術培訓等手段,加強數字化專業人才培養,為數字化轉型提供人才儲備。

可以預期,“數字復蘇”將開啟中國經濟新一輪周期。我們也將在推動數字經濟的發展進程中,不斷提升中國產業鏈現代化水平,在國際競爭中牢牢把握主動權。(本文據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、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鳴在 “金融科技與經濟復蘇”2020金融科技發展論壇上的演講整理,內容未經本人確認。)(中新經緯APP)


聲明: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,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。

相關文章
我要評論
表情
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
丰禾棋牌网站 官方网站 国内正规期货配资平台 黑龙江福彩22选5玩法 快乐10分口诀前三直 河北福彩20选5一等奖多少钱 黑龙江快乐十分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360 赛车pk10技巧 河南快三每日号码推荐 股票融资买入的步骤 湖南福利彩票快乐十分下载